Close

名贵手表

1750年 1850年间,日内瓦美丽的珐琅工艺品使得欧洲制表师趋之若鹜地来求教。通过这些制表师,瑞士手表呈现出国际化的风格,许多手表被冠以瑞士、英国或法国大师的名字。 1780年之后,整个表壳 背面都成为珐琅彩绘的画布,周围则镶嵌一圈切半珍珠。 日内瓦珐琅师完善了一种被称为“软糖”的工艺,在珐琅上涂敷一种无色层。它不仅能保护珐琅,还能增强不同颜色的光影效果。

18世纪晚期的某些制表工坊专门为中国市场制作首饰表,这一贸易在整个19世纪得以延续。富乐业(Fleurier)的播威(Bovet),以及后来的Dimier、 Juvet 与Vaucher生产出配备中心秒针的精雕机芯,因为送礼成双是中国风俗,这些表总是以对表形式出售。表壳则华丽地用充满活力的釉面珐琅装饰,并镶嵌一圈切半珍珠。 1780 年还经历了“幻想表(fantasy watch)”的回归,它带有16与17世纪特征的风格。动植物领域则为新产品的外形带来了灵感,出现了蝴蝶、玫瑰、雏菊、桃子、苹果、橙子、草莓,甜瓜或胡桃等形状。其他外形还取材于(包括但不限于):篮子、乐器(小提琴、琵琶或竖琴)等物件。珐琅绘制的丘比特则飞落于镶嵌珍珠与红宝石的心形表之上。同时,手表还被集成至其他物件之中,从鼻烟盒、手杖到香水喷雾器、扇子和歌剧院眼镜。针对富裕顾客的这些产品还以雕镂、珐琅及贵重宝石装饰。尽管巴黎、伦敦与维也纳也生产出了某些有价值的产品,但日内瓦还是脱颖而出成为“幻想表”的来源地。各种色调和形状的珐琅随处可见。贵重宝石与切半珍珠或被赋以昆虫虫体与触角的形状,或构成叶片的纹理。或衬托出表盘的边缘部分。

源自16世纪的戒指表在1780年年后再度风靡。椭圆或方形的表圈 的特色是以珍珠及钻石勾勒出轮廓。 其表盘通常设置成略微偏心状,为可见的摆轮或自动人偶的场景留出空间。1800年-1810年 的腕表采取的是相同的配置。

1830 年1890年期间,手表被剥夺了首饰装饰的特性,而起着实用性的作用。但在此插曲过后,“幻想表”随着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而回归,花卉、枝蔓与昆虫以珐琅绘制,再以贵重宝石进行衬托。 其令人吃惊的现实主义对应流派当属配备风格化主题图案的装饰派艺术(Art Deco) 手表。

返回